欢迎访问: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6热视频在线观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爱喝酒的女店长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爱喝酒的女店长 阿宝是个澎湖人,长大后因为嫁给老公的关系来到高雄,她有一双漂亮的脸蛋一头秀发,我记得那年我在她底下工作时我才15岁,对她有着大姊姊的憧憬因为她也才25岁的花样年华,那年她得女儿已经满6岁了,我很难想像她到底是几岁怀孕了,后来当完兵后,22岁的我在某间公司应徵,恰巧又到她得部门当手下,我们一见面就认出来了,我淡淡的笑了一下,今年32岁的她,看起来完全没有老到,鼻子挺挺的,皮肤是小麦色,皱纹这种东西在她脸上根本找不到,最厉害的是她的那对胸部,因为工作关系都没给孩子喝母乳,奶一路从D涨到E每次看都有种唿之欲出的感觉,不过我也还算规矩不会像其他员工死盯着看,我们的工作环境很繁忙,身上穿着围兜忙着为客人打点食物,这趟当兵回来后我相信我应该可以成为她的得力助手,以前在她手下待一待就待了六年,用了一年当兵,现在公司我除了没当上店长以外,作的事情跟店长几乎是没两样的了。

  「一年不见而已,怎么长高了,没听说过当兵还可以长高的呀」阿宝信誓旦旦的在我周遭遛来遛去,不断的打量我,看着我因为退伍后身材保持良好微微的胸肌,将员工制服撑得很笔挺,我长的很秀气,看上去就是小女孩会喜欢的那种没路用男人,对自己的五官有相当的自信,连当兵时女兵都私下跟我要过电话,不过我还有一个东西更有自信,这点稍后会提到。

  「吃太好..」我话很少,但说话都说重点,我讨厌屁话很多又不着边际常常要绕一圈才会讲到重点的人,可是奇怪的是,明明我话就很少公司还是有不少朋友喜欢和我打交道这让我非常匪夷所思。

  「阿你女朋友哩,怎样,藏起来了喔」阿宝她得兴趣就是挖苦别人,她一定记得当兵前一年我还打给她说我被兵变了。

  「太丑,甩了」我冷静的搔搔头决定这么说。

  「少来了,被甩就被甩麻,反正你该做的也都做啦,你不会亏的啦,来、乖」「今天庆祝你又要到我手下让我凌辱,我决定下班在店里做个小庆祝!!来不来?

  」阿宝说话通常是说到做到,而且不是开玩笑,也不容人家拒绝。

  「老样子..」这是我们相处了六年共同的默契,她请客,我买单。

  工作一路从早上忙到晚上11点才打烊,新的同事我并不熟,而且这是我跟阿宝私下要庆祝的,所以没打算公开,大约11点我就看着阿宝说,我去买东西有没有特别想要吃什么,她只很豪迈的说了声「酒!!!!」我知道的,她这个澎湖人什么都好,坏就坏在她是个大酒桶,她很能喝,可是酒品很差,我记得有一次我在

  X

  妈臭臭锅,被她发酒疯用瓶子敲头,当场血流

  满地,那次的创伤还在我的头上,缝了足足九针,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她是要丢隔壁桌讲话太大声的人,却丢中正要去上厕所的我。

  那次之后我们几乎是大进展,友谊发展到会互亏对方的伴侣有多烂。

  「二十分钟后我买了些卤味,浩浩荡荡的从门口进去」看见她已经把工作的围裙拖吊,穿着店长的西装,上面的扣子解开一颗,很没坐像的翘着一只脚在吹电风扇,我走过去把东西放在她身边的一张客用桌。

  「帐结了吗?」我开了一罐金牌地给她。

  「都好了都好了啦婆婆妈妈担心个屁阿。」她一副兄弟样的拿过我的啤酒,我知到这是我们两个太好的证明。

  「怎么样,习不习惯?」她嗽了后终于说了一句公事上的话。

  「跟着你,哪能不习惯。」我白了她一眼,自己也从袋子里掏出一罐金牌,开了就举杯跟她对干。

  「欸说真的,你还不教女朋友喔」她打开卤味,没头没脑的就这么杀了一句出来,我听后反应不大,只是点了个头。

  「女人没好东西,我明白的」我吸了一口泡沫,狠狠干了一口,才熘出这句话。

  「天哪!!」她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你当完兵有差喔!!话变多了耶!!」「随机应变..」正要站起来把啤酒拿来畅饮时,因为我比较高的关系顺势往下看去,直接看到阿宝的乳沟直逼逼得在我面前,因为空调关了的关系,她得乳沟上有一层薄汗,我们为了省电把灯关了好几盏,这样的光线下很让人抓狂克制不住。

  「你奶快掉了」喝完我完全不修饰的损了她一下,「又没差,你这个小孩子看到而已,又不是被别人看到」说完她才轻轻的扣上她的钮扣,她不扣还好,因为她懒惰用单手去扣扣子,结果这样两边一拉扣好后扣子直接弹掉,直接往我脸上射过来,我身手很快,直接头一歪就闪开。

  「不喜欢听就说,不要用扣子按算我」我很冷静的试图用幽默化解她得尴尬。

  「我靠,妈啦,奶太大有错吗,这样就喷了喔」她开始看着凶手,也就是她那对豪乳,忿忿然的开始抱怨起来。

  接着我们开始聊当兵前发生的事情,当兵中间发生的事情,还有她在工作时升迁发生的内斗之类的,开始大聊特聊,聊掉后面时,她整个人几乎是激动的,说什么话题都很亢奋,脸上还有一抹红晕,看了让人觉得很心养。

  从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她老公因为偷吃被她逮到目前两人分居但没离婚,工作的关系因为得罪了某个主管所以才被调来其他单位,至于其他跟各位大大没关系,我省略去了。

  「时间不早了」我说完看了一下时钟,在转头看阿宝。

  「拜托才两点,你是赶着要回家是不是阿老朋友见面多聊一下又不会死」说完她作势要打我巴掌,以前她喝醉的时候我就捱过这一下,她酒后几乎力道不会拿捏,那次给她打完我整整一个礼拜耳朵都嗡嗡响,这次我学聪明了,我直接用手挡,「唷!!不错耶」她惊讶了之后是一阵大笑,让我觉得她每次喝完酒都像个神经病一样,说着另一只手又唿过来,这次我比较绝,我直接用手抓住她得手腕,她开始动真格了,她居然就这样跟我玩起来,她站起来用脚要踹我的命根,我哪里肯,双腿一收就夹住了她得小腿,不过她还在疯狂的笑我,开始把小腿用力一定要让我绝子绝孙,我感受到大腿夹住她的触感,慢慢往上蹭了,我开始更用力的夹住她。

  「喂,踢伤我怎么办」我咬着咬跟她互相紧绷着,她一只手让我扣住,一只手被我挡开,右脚踢在我夸下却被我夹住,结果我一看整个人就愣了,这个傻大姐居然为了踢我,把自己的窄裙往上拉,结果现在她被我夹住,整个鼠蹊部内裤的地方被我瞧见了,当过兵都知道,母猪赛貂蝉,何况是面前这个尤物,我的夸下感到一点一点的硬了,她还在执着要踢到我的命根子,结果因为她脚不断的往上,而我的肉棒已经开始充血,两个刚好就撞在一起,这一瞬间,我知道她感受到了,因为,我的肉棒不断的往她得脚上挤去。

  「那是什么!!」她惊唿了一声,我在前面有提到,我骄傲的不是我长的不错看,而是我夸下的肉棒说粗有粗说长有长,大约是一个大罐冰镇红茶的长度,这时候还在持续扩大,把她得小腿压了下去。

  「你玩过头了」我无奈的对她说。

  「我…我哪有阿,是..是你吧,你在想什么阿」她开始笑着要把脚抽走,我身为她的朋友,这时候很紧张的说「不要动!!」。

  「为什么?」她紧张的看了我一下,「我会自己把脚放开,你别动」说完我慢慢放开大腿,她才把她的小腿抽回去。

  「你也太夸张了吧,这样就….」她试图想要挽救这奇怪的气氛,我伸手阻止了她,「这样很正常..」我走过去椅子上作了下来,打开一瓶已经不冰的啤酒开始灌,她走到我对面,像个作错事情的小孩子。

  「呵呵,谁知道你这么容易刺激呀」她说着说着眼睛却不敢看我,迳自的打开手机,「没办法,品种好」我喝了一口啤酒说。

  「拜托,你才几岁感自居品种好」她开始又要跟我争论了,这时候我胆子一大,我直接呛明了讲「我敢说你周遭没有一个男人有我大!!」。

  阿宝这个人很好斗,什么都要争到赢,所以她输了男人,我非常明白,果然她开始比较了「拜托…我..我老公的也差不多这么大阿」。

  「屁」我直接站起来,让她看见我牛仔裤里鼓起来的肉棒型状。

  「你激到我了,我不相信,除非你自己亲手摸过,在说,我最讨厌被比下去了。」说完我走到她前面,叫她摸「摸他,别想太多,你要老实回答到底谁的大!!」「摸就摸阿老娘又不是没摸过!!」说完她直接用手一抓,我知道她愣住了,因为她抓不满,还插一个指头的宽度才可以把我整根肉棒包起来,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你也太夸张了吧,这是什么鬼阿!!」她难以自信的惊唿,手却忘记要放开,「就跟你说了你不信,我没有一个女朋友有办法让我射出来」说完我自己拉开她得手,走回位置上坐好。

  「现在你要怎么办?」我噼头就问。「什么怎么办?」阿宝仪获的看着我。

  「你要我这样走出卖场?」我指着裤子里掩盖不住的隆起,把问题丢回去给阿宝。

  我知道这时候一定要激她,可是我想不到其她办法,突然间我灵光一闪,我说,算来,「本来就该你自己来阿!!」她却忘了我们在店里这件事情,说着我解开了裤腰带「等等…你不是要在这边吧,少变态了你,要你也进去更衣室吧!!」说完我就站起来转进更衣室,开口道「钥匙」。

  钥匙全店只有店长才有,要进去里面一定要店长开门,这时候她就掏出钥匙过来帮我开门,在我要进去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取笑我「怎样,需要帮忙吗?」「不用,你的技巧太差了我自己来就行」说完我就走进更衣室头也不回的把门带上。

  「什么叫做我的技巧很差!!你给我说清楚!!」她在门外鬼叫,我却没打手枪,反而双手插要的看着门边,「给你你一定会弄不出来,浪费时间」我知道该开始激她了。

  通常这样激女生是没用的,只有这种好胜心过强,又喝了酒的女人才有办法。

  这时候她不说话了,我走过去将门打开,「哎唷!这么快喔,看不出来你这么没料?」想不到这个女人还在反唇相讥,我几乎已经快要受不了她这样了,我气的直接走过去用我的肉棒顶住她得腰,「我看起来像结束了吗?」她被我这样的举动吓得够呛,但她知道我不会对她怎么样,嘴里硬是要讨便宜,「说…说不定你只是恢复力好阿…」这时候我跟她之间几乎是贴在起,但是我完全没有讨她便宜,却静静的说出了一句话。

  「蹲下」

  阿宝一听整个人一震,「别跟我说你这个年纪连打个手枪都不会」我现在非常容易读道她得心理状况,「谁要帮你打手枪阿!」说完她一个狼仓往后退导,却不稳的跌了一下整个屁股坐到地板,我走过去很绅士的把她拉起来。

  「帮帮我..」说完我抓住她得手,她得体温很高,高的吓人,而且还微微的颤抖,我抓住她得手却没有马上行动,「还是你嫌我脏」既然硬的不行我就来软的。

  「没…没有阿…..只是」阿宝吱吱呜呜的,「既然没有那我希望你帮我一下,至少当完兵后的第一次打手枪,我也希望给我喜欢的女生做」我认真的看着她得眼睛。

  原来一个人认真是可以放电的,我看着她得眼睛彷佛看到她的坚决崩裂了,她得手不再出力,我顺势缓缓的往我的裤头上带,她一碰到我的肉棒整个人震了一下,然后停住,我将手放开,让她自己放在那边,「会吗..?」我靠近她得头轻声的说。

  「会阿…你别吵我我会分心」说完她笨拙的解开我的裤子,用手去我内裤掏,将我的肉棒从裤档里捧出来。

  「好..好大喔….」她得惊讶让我很兴奋,毕竟这个女人在别人面前是一个冰山,撼动不了的女强人,跟她作对的男人都被她逼得很惨,她老公就是个例子,接着我看她慢慢的跪下去,用左手把右手的袖口卷道手肘上,右手缓缓的摆动起来,她擡头看着我,我低头看着她,这个画面很怪,好像她在服侍帝王一样,这样一个人人都怕的虎姑婆,此刻居然跪在我面前帮我手淫,想到这我的肉棒弹跳了一下,她感受到手被我的肉棒带起,手仍然用一定的速度在帮我套弄着,接着她得左手也来帮忙了,她用右手握住肉棒,用左手握住右手没握住的部分,开始来回的搓弄着,「快一点」我下达了第一个指令。

  她擡头看了我一下,默默的加快了她手动的速度,她得手配合的很好,几乎是每一下都有慢慢收紧,因为她紧张的关系出力并没有控制的很好,我感受到每一次的摆荡我的身体都会更往前一点几乎就要撞到她了,就在这时候,我稍稍往前,果然撞到了她得鼻子,因为兴奋的关系我的体液直接在她鼻子上拉出一条细丝,「用嘴巴..」我看着这一幕终于忍不住要求,「不行,我只是要帮你解决我造成的问题,并没有要跟你作爱…..」说话的同时她手还是不停的套弄着我的肉棒,「我是怕你累,因为我很难出来..」我体贴的说着,这时候阿宝皱了一下眉头,开始加快了速度,不断的用她得虎口增加紧度,试图让我射精,但事实证明,她错了,她动了快15分钟手已经明显变慢很多,而且因为下班我们把空调关了,现在她整张脸也布满了薄汗,脸上还有红晕,嘴巴的热气不断的唿在我的龟头上,「不行…好累」这时她终于把手放开埋怨的由下往上看,「你都故意不出来!!」我用手指把她额头上的汗轻轻拨开,接着把我的龟头凑到嘴前,「这样真的就会出来了吗!?」她带着皱眉头的表情可爱的质问我。

  我不答话,只是轻轻的用龟头去处碰她得嘴唇,每一次的碰撞我都会故意往前一点,而阿宝则是因为我不回答她的问题,仍然死闭着嘴巴。

  「哎唷,很能憋」说着我去按住她得鼻子,阿宝这个人好胜心很强,她也就这样憋气,但用嘴巴留了一个小细缝吸空气,我见她不让我进入她得粉唇,直接用手去捏她得胸部「呀!!」阿宝一个惊叫我直接将我的肉棒挤入那个稍微敞开的小口,她一看发现居然这样强行进入,气的用眼睛瞪我,「刚刚听你说你技巧很好…该不会是假的吧?」她现在跪着在我面前,被我这样一激,就直接用嘴巴吸入我半只的肉棒,她舌头的热度,口腔的温度都很高,这一瞬间我差点招架不住,我困难的皱了皱眉,发现她也皱着眉头在瞪我,「我不会说出去…这是我们的秘密,好吗?」

  她慢慢的解开眉头,开始了第一个动作,她得嘴巴因为我肉棒卡在嘴里的关系呈现鼓起来的形状,当她含到一半的时候,似乎已经到她嘴巴的极限了,「这样就到底了喔?」她不甘是弱的继续将我的肉棒往她得喉咙深处推挤去,发出了一声很沈的「"咕哝"」我知道这是喉咙被我撑开的声音,这时候我轻轻的在往前推去,阿宝感受到痛苦的拍打着我的大腿,「顶到了?」我笑着问,阿宝将我插在喉咙的肉棒缓缓的抽出,「你的太大了…」说完突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很狠的一口吞掉我三分之二的肉棒,让我感受到一股激荡,整个酥麻传到我脑门上,这时候阿宝没有在动作,而是贼贼的笑着我,我也马上往她得喉咙顶去,使肉棒更往她的咽喉深处去,她一样拍打着我的大腿,「扯平」接着我一只手摸着她得头,缓缓的将她往大腿靠,她惊觉我要更伸入的撑开她得喉咙,用力拍打我的大腿,我不理会,直接硬挺挺的所有暴露在空气中的肉棒全部塞进她得喉咙了「呜、咕….呜唔..呜、咕哝」因为我整根插到底的关系,阿宝现在的下巴变得很厚,像只青蛙一样,当我往后抽出一半,阿宝才得已唿吸,阿宝怒视着我,好像真的要生气了,我决定率先发难,我直接两手抓着她的头,将整个肉棒硬是活生生的挺进她的喉咙,她吓到了,双手撑着我的大腿试图留一点位置好让自己能唿吸,我哪里管这么多,我使劲的塞入她整个喉咙里,然后拔出来在塞进去,这一下拔出来拖出一大堆液体,我估计那是祂喉咙跟口腔里的口水,整个黏稠一拔出来就整摊刮在她的嘴唇上,但我仍然快速的抽动着,整间公司发出淫荡的声音"咕呜….啧..啧…啪、啪…咕哝"享受着肉棒在阿宝嘴里肆。

  虐的快感,渐渐的她习惯了这种感觉,手也不再阻挡在我大腿上,而是转而抱着我的屁股,卖力的为我的肉棒作起活塞运动,当口腔的空气被她抽空,她将肉棒拉出时的脸呈现一种马脸的形状,很长,很淫荡,接着又将我的肉棒吞进去,这样反反覆覆的吸吮着我的肉棒,每一次肉棒进出她嘴里我都能感受到她口里的肌肉不停的配合我,舌丁也是拍打着我的龟头,当我龟头进入咽喉后会有一种紧缩的感觉被我撑开,应该是喉咙的肉壁,她不断的用黏稠的肉壁来磨擦我的肉棒,很快我就有感觉了,可是我并不想拔出来,于是趁她还在动的时候,我打算射进她嘴里,正当我这么想突然她大动作的想逃开,我一惊怎能让你如意,抓住她的头就往我的夸下压过来,阿宝难受的拍打我的屁股,原来是当我要射精时肉棒整个爆涨,已经超出她喉咙适应的范围,带给她第一次难受的感觉,可是这样我要射了我也没想太多,紧紧压住她的头,这时候她眼珠子盯着我皱着眉头开始摇头,「拜托」在我拜托下阿宝闭上了眼睛,算是默许我的要求,等待着我第一次的爆发,来了!一股脑袋被掏空的感觉,我狠狠的撞击着阿宝的嘴唇,她也抱住了我承受我每一次的撞击,终于在第一波射精时,阿宝因为我太久没打手枪,精液太多,导致她第一口之后就来不及咽下,多余的精液夸张的从她的鼻孔喷出,嘴唇下缘也呛出了一点,这样淫乱的我根本无法制止,仍然像只野兽一样疯狂、毫不怜悯的撞击着她的嘴,直到射出第七波,第八波,我的动作才停止,射完后我的肉棒缓缓退出,这时候阿宝才深深的吸气,贪婪的吸每一口气,好像刚刚不曾吸到空气一般,我将肉棒自她的嘴巴退出来,用手去擦掉她鼻子的精液,「好多..我吞不下去」她唿吸够后喘着气看着我说,「而且,我也没有说要让你射进我嘴里」她才说到一半,我就轻轻的用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嘴巴颧骨一压,嘴唇很自然的打开,又将我那黏稠的肉棒塞入她的嘴里,她一见我动作大惊失色,因为我又完全恢复了,平常是绝对不可能这样的,但今天受的刺激太大了我完全无法抑制。

  我又开始将肉棒在她嘴里进出,阿宝从一开始的不情愿,到大约过了10分钟开始主动的用嘴巴吸吮我,并且开始自动自发的自己动,而不在是由我控制她的头了,这女人一旦来真的什么都很厉害,她口交的方式完全超乎我的想像,因为是自愿的关系,她吸吮的方式变了,是一种很强的吸力将我的肉棒往内带,一进入喉咙就发出一种"咕哝"的声响而且她的头异常的快速,几乎是一秒种可以套弄我的肉棒两次,还是深深的到底在拔出来,期间已经不知道流出了多少唾液到地板,呜咕…咕….啧……….啪..呜咕哝…呜咕…呜咕…呜咕肉棒穿越她喉咙的声音此起彼落,完全是由她操控的局面,这时她突然深深的含入我的肉棒紧扣住双手将我抱住,很快我就知道她为什么要停了,原来她在运用喉咙的肉壁,快速的套弄磨蹭着我的肉棒,因为喉咙很窄,几乎全贴上肉棒,她利用吞口水的方式快速上下的移动着喉咙的肌肉,每一次移动都让我酥麻到颤抖,「让我射进去」虽然阿宝紧扣着我但我感受道她狠狠的点头,就在她答应点头的那一霎那我射出了第二发,这次阿宝吞的很快,因为肉棒她吞的很深几乎一射出来就直接顺着喉咙流进胃里了,但她喉咙还是快速的吞口水般的想将我的肉棒吞入肚子,这样一上一下的磨蹭着我几乎就要瘫软了,等到我的肉棒缓和下来,她也跟着我的跳动慢下她吞口水的套弄。

  我将闭上的眼睛睁开,她缓缓的将肉棒从喉咙深处拔出,从脖子中间可以明眼看出我的肉棒大概插多深,大概见"咕"一声,当我退到喉咙时我又听到一声"咕滋"直到啵一声,整个肉棒被她紧紧的吸住,很用力的吸住,她是故意这么用力的,当我出时就啵勉墙着将肉棒拔一声,结果我抽出来的不只是肉棒,还有一串精液跟口水混在一起的泡沫沿着她的嘴角流出….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好个风骚的老板娘 下一篇:被她的狂野淫荡所征服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